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潇河花地>详细内容

那飘香的烤红薯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2-17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生活中有些事就像经年封存的窖酒,越是岁月久远,越是回味绵长。

  每到冬天,我就会想起烤红薯。起先是用微波炉烤。但几次下来,才发现微波炉烤出来的红薯水分太大。无异于是蒸红薯。于是又买来了烤箱。但后来又发现烤箱烤红薯,太浪费时间。于是微波炉和烤箱双管齐下,先用微波炉高温加热几分钟,在半熟的状态下再放进烤箱烘烤。经过几番改进,终于烤出了香喷喷的烤红薯。然而不知怎么,每次看到托盘里那干干净净的烤红薯,我就怀念起小时候吃过的沾着灰、飘着香气和热气的烤红薯。

  小时候在姥姥家,生活很拮据,连饭都吃不饱,更别说小零食了。但烤红薯却还是能吃到的。那时候做饭是舍不得用炭的,一年四季,烧的都是高粱秆儿、玉米棒子。记得那时,姥姥经常会拣几只不大不小瘦瘦长长的红薯,扔进燃着火星的灶灰里。等做完饭,她就拿着火钳把烤红薯夹出来。红薯的表皮已经烤成了焦黑色。有时烤得太久,外表就烤成厚厚的一层壳,像敲鸡蛋一样,敲破一层黑枷,里面黄澄澄的肉才会冒出腾腾的热气,散发出浓浓的香味,闻得人都快醉了。我则坐在烧得热乎乎的热炕上,将烤红薯捧在手里,还是滚烫的,便不停地在双手之间颠来颠去,嘴巴凑近了嘘嘘地吹,却始终不肯放下。等吃完一个烤红薯,嘴角四周早已涂满了一圈黑色,像长了一脸的胡子,好笑极了。

  我上学后,便回到了城里。每到冬天,姥姥也常来和我们小住一段时间,那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因为一放学,便能吃到可口的饭菜。尤其是一进门,就有热乎乎香喷喷的烤红薯等着我。那时候家里烧的是炭,姥姥总在炉壁四周烤上一圈红薯。她总是能算好我回家的时间,烤红薯必定是烤得恰到好处。于是姥姥便用手一个一个地把烤红薯拿出来。她先吹吹,把灰吹掉,再用手拍拍,拿给在灶旁守候着的我,疼爱地说:“快吃吧,趁热。”而我则欢天喜地拿着红薯,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那红薯暖暖的,香香的,甜甜的,软软的,那是记忆中最好吃的红薯。

  等我成家后,家里便用上了液化气,心里特别遗憾再也吃不到烤红薯了。没想到一间办公室,却让我重温了烤红薯的滋味儿。

  在旧校区的时候,由于教室不够,便将办公室改成了教室,另外盖了两间小房子做办公用。我便来到了这间办公室,而且一住就是八年。

  在我的相册里,没有一张这间办公室的照片。只有这间办公室门前的合影依稀可见它的低矮破旧,但现在想起来,依然是幸福的回忆,依然能闻到那飘香的烤红薯味……

  那时候,学校早已用上了暖气,但独有我们这间办公室的暖气,没有一丝的温度。于是,我们这间低矮潮湿的办公室,便成了学校唯一一间生炉子的办公室。比起有暖气的房子,用炉子自然是麻烦的。劈柴、生火、拉炭、填火、倒灰渣,不仅累而且又呛又脏,但我们却没有一个人离开这个办公室,因为生炉子自有生炉子的乐趣。

  那时,学校时不时发些白菜、土豆、红薯、胡萝卜、苹果等,虽然没多少,也不值几个钱,但大家都能感受到被人重视的快乐,感受到学校这个大家庭的温暖,于是,在我们那间办公室里,发什么就烤什么,也就在我们那间办公室里,第一次尝到了烤苹果、烤胡萝卜的味道。当然让我最回味无穷的依然是烤红薯。儿子是办公室里最受宠爱的一个,一有好吃的,大家总是第一个想到他。一放学,不管我在不在办公室,儿子总能吃到热乎乎、香喷喷的烤红薯。我不仅在这个办公室工作了八年,这间办公室也陪伴了儿子八年的小学时光(两年学前班,六年小学)。对我们母子来说,那是一段最温馨的回忆,因为不仅有飘香的红薯,还有浓浓的同事情谊。

  今天想起了记忆中的烤红薯,与其说是对逝去那段时光的美好追忆,何尝又不是对现下生活的细细珍惜和品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