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潇河花地>详细内容

跑医院

来源: 发布时间:2019-12-19 12: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我这个人难得跑医院,患病也是能忍则忍,自己周边的人戏称这是硬派风度:一不贪生,二不怕死。其实,不跑医院有时也是出于软弱。我们乡镇的医院(卫生院)乱糟糟的,环境犹如贫民窟,布局也乱如迷宫,让人一踏进去就心生惶然,更何况在那儿较少遇到温和的对待,常常是身上的病痛未愈,心里的自尊又受伤。我妻子在跑医院方面是个百分之百的现实主义者,她不看重那儿的白衣使者像母夜叉还是像天使,医院的亲和力如何,只在乎那儿的医生开的药方是否理性。而且,她还认为,医生不妨威严一点,出口就是术语、学名,用科学至上的气息满足病人的仰视需要。

  妻子从小就梦想做一名外科医生,成为一名穿白大褂、背药箱的人类救星。不知怎的阴差阳错,她竟没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依我看,这绝对是桩好事,只因此人有一特点,忙乱间经常会找不到自己的钥匙,忘记搁在何处。假如她为主刀,她的病人很可能在做完手术后发现腹腔内有两颗跳动的心脏,经查,是此姐的钻戒掉在里头。所以,我至今仍为这悲剧永不发生而感到庆幸不已。

  有关医生的笑话,在民间流传甚广,最经典的是嘲讽医生医术低下,或是性格乖戾,不近人情,比如有个病人不愿开刀,扬言说但死无妨。医生答道:莫急,并说没开刀不会死。诚然,有关病人的浅薄、无知,笑话书里也有一大把。只是,医生与病患之间,医生担当救星的角色,高高在上,位居强者,偏偏医生又是常人,不是什么神灵,偏差和局限如何避免?而病人虽是弱者,但血肉之躯交付在你手上,怎容你半点怠慢、疏漏?弱者的呐喊往往很无声。

  当然,好医生总是深得人心的。我们村里的老中医梁正芳老先生,目光犀利,医道高深,似乎与生俱来就视行医为己任,就连外出走亲访友、会客也要带上听诊器和救护包,全天候地准备救死扶伤。在他行医的乡村区域,提起他的大名无人不晓,一提“先生、大夫”,妇孺皆知,那便是特指他。他已成为这个职业的代名词,一个崇高的妙手仁心的大好人。

  这位梁医生从未被病人难倒过,唯有一次方寸大乱,捉襟见肘。当时,他正给一拨卫校的实习生讲解如何听诊心脏杂音,说到得意处便将听诊器放在自己的胸前示范着,冷不防听到自己的心脏发出可疑的致命杂音,他顿时汗如雨下,几乎瘫倒,强打起精神把众弟子叫拢来,由他们轮番倾听那杂音,现场实例教学。但后来,他不得不请其他医生来治他的心脏,据说是下不了手开大剂量药品对付自己的“坏心”。

  这些日子也有几次跑医院的经历,是为探望住院的亲友。探视轻症的朋友,情形犹如参加愉快的茶话会,只是换个背景而已,相聚于病榻之前,交谈于海阔天空之中,心理上没有任何负担,仍是阳光灿烂;而去探视重症或绝症的人,就有悲怆袭过心头,生命的无情、人世之沧桑便又在心扉上一一展现,仿佛做了些人世悲情的功课。更苦恼的是,偏偏还得大家齐心瞒住病人,说着“美丽的谎言”,强装笑容,不让其得知实情。说实话,我常常因为想到病人失去尊严,独自担当不安而感到悲苦,不由潸然泪下,在我看来,这似乎比患病本身更为可悲、可叹。

  跑医院最喜庆的事当数接产妇回家,想想进医院时还是一个人,出医院时却赚了一个人回来,这不是幸福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