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潇河花地>详细内容

城墙上飞来的鸽子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6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从云路老街拾级而上,登上南城墙,视野豁然开朗,四周望去,古城内的风物尽收眼底。

   疫情过后的平遥古城显得比平时安静了许多。阳光洒在厚重古朴的城墙上,一种惬意悠然而生,漫步其中,感受时代的沧桑巨变,思古城“活着”之不易。

   平遥古城始建于周宣王时期,明代洪武三年扩建,距今己有2800年的历史。汉朝在这里置京陵城,北魏时期称平遥,并筑建平遥城。和西安古城墙、荆州古城墙、兴城古城墙并称“中国保存最完好的古城墙”。

   看着这巍峨壮观的古城墙,突然想起一句话: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替你负重前行。人活着不易,古城墙能“活”到今天更不易。

   这座几经战火和“革文化的命”,直到“艰难申遗”,“刀下留城”的古城墙,如果不是热心的阮仪三、郑孝燮、罗哲文这些梁思成们和一大邦古城文化保护者奔走呼号,奋力呼吁,古城墙恐怕早已不复存在。

   正在漫步遐思,只见远处飞来一只鸽子,款款落在距我一步之遥的城垛上,鸽子似乎并不怕我,于是情不自禁伸手去捉,鸽子也不躲闪,任我俘获。正高兴之余,画家许常锁走过来告我说,非常时期,最好不要和飞禽接触,于是,我把鸽子放飞。可不知何故,过了一会,这只鸽子又重新飞回到我面前,莫非鸽子要告诉我些什么?是要告诉我23年前平遥古城申遗的艰难时刻吗?

   是的,1997123日,那不勒斯古老的王宫议政大厅里灯火辉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第21次会议,在这里隆重举行,来自印度、巴基斯坦、日本、韩国等国家的代表团,都带着各自国家的申报项目跃跃欲试,竞争自然不可避免。成员国的代表不时进行着激烈的争论,将近傍晚才进入中国议题。参加这次会议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建设部城市规划司司长王景慧和山西省建委负责人曹昌智,俩人这时极为担心,担心万一出现意外,便连忙打开摄像机,记录下申议的全部情形。因为一旦申报失败,就意味着这个项目和世界文化遗产的桂冠永远绝缘。还有令人担心的事,第21次会议,中国刚好不再是委员会成员,主席团副主席的资格也由日本代替,还有一个不巧,大会报告人不是曾到平遥古城实地考察过的日本专家田中淡,而是从未到过中国山西的英国专家克莱尔。好在中国代表团提前进行了外交努力。国家文物局的郭旃处长用心向克莱尔先生就平遥古城的文化特征,结合那不勒斯古城特征作了比较说明,并取得认同和理解。这些前期有效预热,是大会期间,那不勒斯市政府安排会议代表参观庞贝古城时,细心的郭旃处长就发现这座在公元前65年被维苏威火山吞没的著名城堡,在遗址形态上和平遥古城也有相似之处。因此他留了个心眼。

   令人振奋的时刻终于到来,就在西方国家代表置疑中国申报的项目时,克莱尔先生都做了理直气壮的回答,告诉大家平遥古城是中国汉民族城市在明清时期的杰出范例,是中国境内保存最为完整的一座中国古代县城。经过一段凝重而短暂的沉寂,大会一致通过了把平遥古城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决议。这是当地时间19时零4分。这时大厅内响起热烈的掌声,中国代表团成员情不自禁地互相拥抱、祝贺。曹昌智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平遥古城的历史重要转折就此到来。

   消息传回平遥,得知喜讯的基层实干家们,当时的平遥古城保护与建设领导组总指挥刘志杰、常务副总指挥安锦才、副总指挥王沛斌、梁起宴、办公室主任范良等都奔走相告,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有人流出喜悦的泪水。四年多来他们顶着压力,迎难而上,不惧少数人的围攻漫骂,艰难拆迁,保护古城,奋力拼搏修建古城。今天终于有了令人欢欣鼓舞的结果,终于拿回了属于他们的国际金牌。

   往事悠悠,恍然隔世。时光错落,行人已远。

   这座见证了山河巨变,经历了岁月沧桑的古城,今天依然能荣耀地“活着”,并享誉世界。真要感谢那个“日新月异、突飞猛进”年代里的平遥领导,感谢他们能在古城保与开发这件大事上,最终听从了专家意见。没有让梁思成哭城墙的悲剧重演。

   阮仪三拍案而起,“刀下留城”的义举,值得我们铭记在心。

   古城里的罗哲文路、郑孝燮路向游人诉说着平遥人的知恩图报。

   尹吉甫的点将台、墓碑遗址,物换星移总存平遥。

   那只鸽子仍在城墙上空日日飞旋,守护着和平与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