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潇河花地>详细内容

我们大院的“七仙女”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15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春天来了,母亲家院墙外的野花不知不觉开了,虽然参差不齐,又都叫不上名,却也带来春的气息。随着天气的变暖,花丛中玫瑰花绽开了。这是有十来株花枝的玫瑰花丛,二三朵花接力赛似的开放。这几朵谢了,那几朵又开了。成熟的花朵有馒头大小,一辫一辫的花辫聚成一朵朵粉红中透着蓝的紫色花朵,中间还有黄色的小花蕊。花朵丰满而艳丽,阳光下充满活力,细雨中格外清新。花儿开过几天就谢落了,而新的花又怒放了。艳丽的花朵在春风中摇动,恰似美丽的青春少女在舞动。

   几年前,我从外地回来,第一次看到院墙外的玫瑰花。真美呀,绿叶丛中,两三朵紫色的玫瑰花轻轻地晃动着,好象在欢迎我。当时我并不知这是什么花。母亲告我,这是玫瑰花,是对门“三姑娘"给栽的。

   对门的老两口九十多岁了,在倡导“英雄母亲"的年代,生了七个孩子,全是姑娘。“三姑娘”就是老三。七个姑娘轮流照顾老人。“三姑娘”和她女婿大多时候负责白天,其他负责夜班。七个姑娘和七个女婿把老人照顾的干干净净,健健康康,快快乐乐,在大院里传为佳话。人们称七个姑娘是“七仙女",说老两口的女婿比儿子还勤快,老俩口有福气,不仅有七个姑娘,还又有了七个儿子。

   “三姑娘”喜欢种花,把她家院墙外种了好多花,月季呀,蔷薇呀等等我叫不上来的各种花,红的,粉红的,紫色的,黄色的,蓝色的……而我家院墙外只有野生的一些小花,因我们五个儿子大多在外地工作,没人操这些心。三姑娘便在我家院墙外选了合适的位置,栽上了玫魂。当初只栽了一株,第二年就开花了。母亲很喜欢,常站在墙内的台阶上看,看着看着就笑了。六七年过去了,玫瑰花越长越旺,枝叶一大篷十来株,有一人多高。一到春天就相继开放,接力赛般开个一两个月。玫瑰花在两边野生小花的映衬下,格外鲜艳夺目,与对面五彩缤纷的月季,蔷薇等花争奇斗艳,遥相呼应。这些,让这大多住户是八九十岁老人的大院增添了不少生机与活力。“三姑娘”说这才是真正的玫瑰花,做香精的上等原料。可谁舍得把这样美的花朵摘下呢。

   有一天白天,母亲在家摔倒站不起来,当时身边正没人在,母亲坐着挪到座机电话跟前给孩子们打电话,一时五个儿子一个也没打通,着了急只好看着电话本给对门老太太打。“三姑娘“正值白班在,便叫上大院单位的领导过来,可家门从里锁着进不去。看到卫生间的小窗户没从里插住,便挤着身子钻了进去。把母亲扶到床上,请卫生所医生过来,幸无大碍。我们赶回时,母亲已坐着看报了。这事过后,母亲要认“三姑娘”当干女儿。“三姑娘”的母亲不答应,说不用认干女儿,就当亲闺女使唤,有事就叫一声。母亲总给我说这事,还掉泪。说得我很愧疚。对门老两口都是抗战时期的老党员,老太太解放后还在榆次二中教过政治课。“三姑娘”的丈夫是位转业军人,很精干,脸上总是真诚的微笑,和“三姑娘”一起照料两位老人,干这干那,快乐得很。他们都是企业退休职工,退休的早。“三姑娘”说六十多年前我们两家还都在榆次寿安里十八号一个院住过。

   人们常说“予人玫魂,手有余香”。每看到这些玫瑰花,总有一种温馨的感觉。也让我看到平凡中的许多可贵之处。

   谁说生女不如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