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潇河花地>详细内容

姥姥家的石屋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23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姥姥家的屋子在一个小山村的半山腰上,通体由石头垒砌而成,房顶则由大梁,檩条,椽子,苫板组建而成,屋面用的是人工修凿的石板铺就的坡屋顶。

   能住人的屋子一共三间,坐西朝东依山而建,除此之外还在院子的北面搭建了几间放杂物的敞篷,院子的南面是一个自然形成的土崖。东面则是用石头砌的院墙,院墙边上堆满了冬天烧火炕的木柴。

   院子也就是八九十平米大小,但就是这样一个小院却是我儿时非常渴望去的地方,母亲回娘家的时候如果遇到学校放寒暑假,通常都会带上我,印象中那时的小院很热闹,由于大姨父在很远的煤矿上班,大姨带着表哥表姐们在村里读书,就住在离姥姥家不远,因为住的很近,吃饭常常是在一起合灶。那会儿因为我小,所有人都爱逗我,比我年长一些的表哥表姐们也会陪着我一起玩,带我去小河里捞鱼,一起在河岸上抓蚂蚱,在崎岖不平的山路上滚铁环,拿大人用剩下的木线滚做“牛牛车”,拿废弃的自行车链条做“洋火枪”,用牛皮纸和竹片做风筝……那时的条件很差,玩具常常是靠自己动手,但无论何时何地回味起来都是极尽的快乐,尤其那种带有创造性的玩具“发明”,更是给我的童年平添了诸多乐趣和自信。那时的生活节奏比较慢,大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按部就班的经营着平淡而悠闲的生活,表哥表姐们假期里的任务除了写假期作业,还需要帮大人们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比如“和煤泥”,“出鸡食”等,因为我年龄尚小,大人对我没有要求,自然就成了表哥表姐们的“跟屁虫”,会跟着他们去小河边洗衣服,在附近的山坡上捡柴火等,许多事情对我来说既新鲜又有趣,使我陶醉在其中乐此不彼,此生最快乐的回忆,莫过于那段时光。

   随着姥姥的离世和晚辈们长大后的远走高飞,小院也完成了它的使命,终于有一天,石屋里再没有人住了,没有人愿意继续住在那么偏僻荒凉的地方,周围的邻居们也都在山脚下更平坦,交通更便利的地方建起了新居。

   最近一次见到姥姥家的石屋,是在姨姨家儿子结婚的时候,有恋旧情节的我独自一个人爬到半山腰想看看儿时充满欢乐的石屋,未曾想只见到了石头砌的残垣断壁,房顶的木料不知何时已被人们拆走了,院子南面的土崖下依稀能辨认出当时家人们和煤泥挖过的烧土痕迹,透过一道道挖土的印痕,仿佛又看见了石屋烟囱里飞出的袅袅炊烟,又听见了儿时小伙伴们的欢声笑语。

   看着几近消失的石屋和小院,不由得沧海桑田唏嘘一番,不由得想起了姥姥慈祥的笑容,不由得想起了一家人挤在火炕上有说有笑进入梦乡的日子。再看看远处山脚下一排排的新房子,望着宽敞的马路边新盖起的小二楼和停放在门口的家用轿车,心中有稍许的释然,也许这就是生活吧,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家的富民政策不断推出,老百姓的经济收入得到不断的提高,家家户户脱贫致富,人居环境也得到了较大改善,再也不用居住在那些低矮简陋的旧房子里了,但过去曾经给我留下无限欢乐的石屋,给我带来美好时光的小院,何尝不是历史的见证,何尝不是我心中永远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