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潇河花地>详细内容

钱罗锅子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8-18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罗锅子就是驼背。

   在一棵树龄已有600余年的古槐树下,有一个普通的杂货店,名曰“古槐商店”。店主不姓钱,本姓为张,村人却把店名唤作“钱张铺”。古槐饱经风霜,虽然主干早已中空,老枝儿开裂、脱落,可树的顶部虬枝盘曲,茂密的树枝略向西北方向倾斜。近年来,随着古村落的挖掘及非遗传承,树下的旧庭院被改成了农耕文化园,树干上挂着一块牌子,介绍了树龄等信息,这就吸引了不少游客来此观光;其实小店开得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现时人除了网上购物外,间或有个小缺小补的才去那里购置。

   钱罗锅子七十有余,如果在平坦的马路上行走的话,以他胸部的某一点向路面作垂线,线条和钱罗锅子的胸部相交所形成的角,是直角。他的背向上拱起,就像一座小山一样。看着钱罗锅子日益霜白的鬓发,蹒跚笨拙的脚步,满是皱纹的脸上显现出一股粗糙的质感,钱罗锅子额上的沟壑中流淌过的是岁月的长河。

   小孩儿一般是不去店子里买东西的,因为自家的大人不时都给孩儿们传叫着关于钱罗锅子的一些绰号:“知了龟”“食孩儿”“老少狗”。

   小店里的木板货架上摆放着一些日用品,有的上面已经积着厚厚一层尘埃。一张长条形的桌子,油漆褶皱起来,已经分辨不出色彩,不用说,桌子上布满各种痕迹,这桌子算是小店的柜台了。柜台北边是一个用陶瓷管盘成的长条条的火炕,炕上堆放着钱罗锅子的行李。钱罗锅子就守候在这里。有人来买东西了,他就从小炕上下来,一步三喘地走到台前,努力扬起头,用低弱而沙哑的声音问:“你买什么?”顾客告诉他之后,他便很费力地从货架上取下物品递给顾客。然后,他立刻就用手去摸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之后吸口气,大概是怕什么东西从那里面流出来。紧接着,他接过顾客手里的钱,他都要展平在手里,放在鼻子底下,大概是看,但说的准确一点是嗅,是翻来复去的嗅,鼻子不断发出“哧喽,哧喽”的声响。这时站在柜台外的顾客就会觉得,似乎有一条很老的猎犬有嗅丝通灵的触觉在嗅猎物的气息。在找回顾客钱的时候,他也要翻来复去地嗅。

   村里的人都有同感,到“钱张铺”那里去买东西,最费时间的就是付钱和找钱。人们都知道钱罗锅子有个嗅钱的习惯,于是就有人问:“嗅钱干什么?”他说:“钱有味!”又问:“有什么味?”他说:“五块、十块、二十块的票子和那几角钱的毛毛票味不一样”。再问:“怎么不一样?”他说:“不一样就是不一样!”

   人们哄笑而散。钱罗锅子照旧嗅钱。槐豆落地的一天,一个半大小子,把自己卖药材和捉蝎子积攒了一年的毛票,拿来小店买东西。一堆毛票放在柜台上,钱罗锅子就哧喽着鼻子,一张一张拣,一张一张铺展抹平,一张一张嗅,翻来复去地嗅。当他把最后一张毛票嗅完了,就像一截歪扭的朽木桩,突然倒地!他就这样奇迹般地死了。

   村里有人说:“钱罗锅子是嗅钱累死的。”

   也有人说:“钱罗锅子是嗅的钱多了,中了‘钱毒’死的。”

   还有人说:“钱罗锅子纯粹是被钱味熏死的。”

   还有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