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专题专栏>潇河花地>详细内容

一个特殊年代的不幸遭遇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4 00:00:00 浏览次数: 【字体:

一个特殊年代的不幸遭遇


  岁月是神偷,轻易偷走最珍贵的时间。往事不可追,唯有回忆作陪。人到古稀,虽然爱追忆往事,但却是近事不记往事记;小时候,年轻时候经历过的一些事情,却记得特别清楚。正是往事并不如烟。流年似水,夕阳回首,困扰我一生的事情,却偶伴梦幻而来,今日我将这件事的原委真相记录下来,再现了那个时代的印记。


  我是1948年7月出生在一位老知识分子家庭。1956年9月父亲把我送人城内大乘寺街小学读书。几年后小学毕业,我考人榆次第二中学校。在这期间,由于从小受父亲爱读书的熏陶,我勤奋学习,成绩一直靠前,还被老师和同学们选为班干部课代表。我自信,初中毕业后,一定能考上高中,将来圆自己的大学梦。


  初中三年紧张的学习,一转眼就毕业了。在毕业证上我的成绩]门都是高分,更增加了自己的信心。中考结束后,觉得自己考得还很满意,心里还是有点美滋滋的感觉。当我给父亲汇报中考情况后,还得到了父亲一番鼓励。在等待通知的那些日子里,我和同学们在一起尽情地玩耍....


  俗话说:物极必反,乐极生悲。当时我仅是个十五六岁的青涩少年,少不更事。然而,天有不测风云,那年中考竟没有公布成绩。有一天,老师让一位同学把我从操场上叫到办公室和我谈话:“你应该做好颗红心,两套准备。应有下乡插队的思想准备。”当时我也没当回事。突然有一天,副班主任老师来到我家拿走了户口本,让我下乡插队,当我回家得知后,顿时就好像盆冰凉水从头上浇下,一头雾水;待冷静下来后,回忆了这次中考的情况,很是茫然,心中闷闷不乐,这是怎么回事?走路我低着头,觉得没脸见人。没几天,老师正式通知我,被光荣批准下乡插队,学校对下乡的同学还是“宽厚有加”,召开了欢送会。当父亲从昔阳县下乡检查工作回来得知这个消息,很是痛心,但也无奈,后安慰我说:“先去插队吧!”并嘱咐我到乡下后不要放弃学习。后来,我把这件命运转折事称作:“少年伤心事,风起岳阳楼”。


  下乡插队后,我在广阔天地里,凭着自己吃苦耐劳的精神劳作,得到社员们的一致认可和赞扬,曾多次被评为“五好社员”。


  在下乡期间,偶尔也回家小住,由于自卑感思想一致笼罩着自己,觉得没有颜面再见老师和同学们。


  1965年秋,农村进行“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俗称“四清”。有一天村里召开“五类分子子女会议”,也不知怎得,责令我也参加。当时我很纳闷:我仅是一个刚毕业的16岁的学生,父亲还是一-位县级领导干部;曾出席全国群英代表大会,中央领导还接见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百思不得其解,也不敢打听。从此,我闷闷不乐,心情跌落到了冰点。以后的日子,自觉低人一等。战战兢兢,只是低着头走路,沉默无语地吃苦劳动,其他什么也不敢想了.....


  更让我气愤的事情发生了,在那风声鹤唳的文革年代,那是在1966年春,小队召开社员会,贫协小组长吕某带领“四清”工作队员把我从会场揪出,训斥我:“你无权参加这个会议。”在回知青宿舍路上,我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不禁对着漆黑的天空,嚎啕大哭,这是为什么?这是怎么回事。我仅是一个初中才毕业未具有独立思考能力的少年呀!


  时间到了1971年,随着国家政策的调整,知青开始大返城。很快,插队伙伴们先后陆续回到城里参加了工作,而一次次分配工作的名单中都没有我,悲从中来,在绝望中,我曾产生过自杀的念头,每当我的父母亲看到别人家的孩子们返城高高兴兴参加工作的样子,心如刀割。


  当时,父亲在“五七干校”劳动,偶尔也回家小住,仍不辞辛苦地托关系找人,也没有任何结果。


  在痛苦中,我一次次反思:从中学毕业到下乡插队再到知青大返城,这多年的坎坷经历:学没有上成,圆大学梦成泡影,工作分配不了,城市又无法回去,更谈不上成家,我泪流满面,在内心深处不由得一次次地呼喊:“苍天啊,怎么对我这么不公!”


  随着时光的流逝,,形势略有好转,父亲在“五七干校”被审查已近尾声,父亲解除隔离后,回到家后为我的返城到处找领导,亲友。经过一-段奔波,总算有了点眉目。在县商办工作的亲戚李某的帮助下,安排到县百货公司,高兴地来到家告知,让做好准备,然而等了一段时间,不知怎的一直得不到正式通知,空欢喜了一场,那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直到1972年12月那次震惊社会的“突击招工”中,在亲戚李某的再次努力下,才分配了工作,到了别人不愿意去的基层供销社,也就是结束了农村插队,开始了新的生活,至今回忆起艰难的返城经历,一直让我难以忘怀。


  工作几年后,我调回榆次县工商局工作,担任办公室干事。一次偶然的机会,才揭秘了内幕,给我造成多年致命打击的那只黑手终于露出,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有一天,局办公室主任李学珍让我到机关给他拿个材料,并把钥匙交给我,那时我年轻(27岁),骑车很快就到达县革委大楼层工商局办公室,当我开门门进入办公室,拿钥匙打开存放材料的文件柜时,,突然眼睛一亮,最上面牛皮纸袋上写着一行字“张宁静档案”;我细看,档案没有贴封条,心里马上-颤,因为当时档案还是个很神秘的东西。顷刻间,心里一阵高兴,但马上可怕的心情又油然而生,为了抓紧这个难得的机会,我马上关紧办公室门,又关了电灯,借着射进办公室明亮的月光,心惊肉跳地把档案袋打开,拿出里面的材料,一张“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登记表”马上呈现在我的眼前,在这张表的备注栏内写着:“该父有重大历史问题,曾是黄埔军校西安分校学生,在运动中拒不认罪,态度极不好。”后边还有一行写着:“不宜录取的学生。”赫然映人我眼帘。这句话就像一个瘟神,终于揭秘了影响我的那只无形黑手。当时我的心咚咚直跳,马上一个念头顿时在我的脑海中浮出:抽走算了,蓦然又想起父亲的一位同志王某在“五七干校”受审查被整理得死去活来的原因就是将档案中对他不利的材料私自拿出销毁所致,“是拿走,还是放回去好!”,思想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最后决定还是让它沉睡在档案里吧!


  事后,我细想了很久,认真分析了那张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登记表里的那段话语,那是二中学校政工领导填写上的,就这样一直沉重地让我背到今日,压得我几乎喘不过气来。谁能想到就是这句话语:让我上了黑名单,导致我中考不能录取、下乡插队受辱,返城受阻,人共青团更不敢想的原因。这期间正是人生的一个黄金时期啊!


  事后,让我不解的二中校方在那特别年代居然把在运动中诬陷父亲的不实之词也写人我下乡的知青表中,让我几十年一直受到歧视,严重影响了我的前程。多年后我也了解到二中好多学生也有类似的遭遇,今日回首往事,还心有余悸。唉!但愿这样的历史悲剧不要再重演。